大家都在搜

简介:那些帮助武汉度过艰难时光的人



  武汉这个特大城市,从76日开始封锁以阻止COVID-19的扩散,从星期三开始取消出境旅行限制。在长达数月的生死战中,包括医务人员,志愿者和基层工作者在内的许多人做出了无私的贡献,并帮助病毒爆发的前震中度过了最艰难的时期。当地实力武汉大学中南医院重症监护病房(ICU)的一线医生杨晓1月29日哭了起来,当时她发现婴儿在分居7天后的视频通话中几乎认不出她。然而,面对紧张的工作,这位31岁的妈妈没有时间感到难过。杨说:“重症监护室是挽救病人生命的最后一道防线。” “我们正在与死亡赛跑。”她说:“起初,每个班次需要挽救两到三名患者。” “由于穿了厚重的防护服,需要五到七个人帮助病人翻身。”随着反病毒斗争取得更多进展的迹象,武汉市指定COVID-19的医院数量已从高峰时的48家减少到目前的不足10家。医生说,一个灿烂的曙光终于来了。杨说:“自3月12日以来,我所在的加护病房一直没有患者。”除了全天候的医务人员外,各行各业的武汉人也为这场战斗做出了贡献。从维护城市卫生的环卫工人到居住在室内的居民,从辛勤工作的社区工作者到送货员,武汉的日常英雄都闪耀着自己的职位。大城市被封锁后,成千上万的志愿者迅速做出反应,在医疗救助和心理支持等领域发挥支持作用。2月3日,武汉市共青团在网上发布了第一份招募志愿者的公告,公告发布后不到12小时,就有7,000多人报名参加。2月23日,在该市新招募计划启动后的10个小时内,又有10,000人申请了志愿人员职位,以确保向居民有效交付紧急物资和生活必需品。总共招募了7万名申请者中的24,000多名志愿者,以满足该城市社区的运送需求。全国支持中国已经在全国范围内动员了医疗资源来援助武汉,这证明了中国医疗体系的强大实力和有效性。上海市第二支医疗队负责人陈二贞说:“在湖北及其省会武汉的病毒致死率下降的背后,是全国ICU精英的共同努力。”陈说:“每位重症患者都由整个ICU团队照顾,该团队以各种方式提供生命支持和最佳治疗方案。”超过30,000名医务人员从全国各地涌入这座城市。在斗争的高峰期,中国十分之一的重症监护医生在武汉工作。在前往武汉之前,中国东部江西省人民医院的护士刘露剪了短发。这位30岁的老人说:“好心不再重要,我必须对患者和我自己的安全负责。”她被分配到武汉市第五医院的第三治疗组,在那里她不认识,只能通过他们的重型危险品套装上的名字标签来识别她的同事。刘女士每天轮班工作四个小时,而从危险品套装脱衣服又需要两个小时。她通常在睡袍下穿五层衣服,但仍然坐在不加热的病房里,身体结冰。但是当她搬家时,气密的礼服很快使她流汗。3月17日,由于受灾严重的省的流行病暴发,第一批医疗救护队开始离开湖北。“我们于2月4日到达武汉,在过去40天里曾在两家临时医院工作。与武汉和河南省的同事一起,我们管理了988张病床,治疗了1,235例患者,”陕西团队负责人马富春说。 43位经验丰富的医生和护士。马云说:“很幸运,我们在此期间实现了零死亡和零医疗感染。”他补充说:“我们在这里的存在不仅减轻了当地医务人员的负担,而且更重要的是,给武汉居民带来了信心。”外国援助病毒爆发后,许多外国人选择留在武汉,加紧度过与这座城市的艰难时期。法国驻武汉总领事奥利维尔·盖永瓦赫(Olivier Guyonvarch)在接受采访时说:“我对武汉非常执着,毫无疑问:我的位置在这里。”Guyonvarch说:“与我的同事们一起,我们选择了留下,因为这是我们的职责和使命。” “在困难时期,人们会认识一个真正的朋友。”1月底至3月中旬,伊朗咖啡师新浪·卡拉米(Sina Karami)放弃了返回家乡的航班,并免费向武汉的一线医护人员和他的中国同事免费提供了25,000杯咖啡。病毒爆发期间,法国的弗雷德里克·多梅克(Frederic Domeck)来自武汉,在3月底前开着自己的车行驶了将近1500公里,为医院和社区提供了防护和消毒材料以及日用品,他是一名志愿者。另一名志愿者Haroon Nomaan帮助与10多个国家的海外捐赠团体进行了沟通。巴基斯坦的程序员总共完成了100多次捐款。菲利普·克莱恩(Philippe Klein)六年前移居武汉,是武汉协和医院国际卫生保健部门的全科医生。他说他不后悔自己留下的选择。“我正在工作。我是医生。”面对危机,医生赞扬了中国的勇气。“这在人类历史上是独一无二的,有如此多的牺牲,成千上万的人被保护在家中以保护世界。”




上一篇:消费者在疫情中越来越多地上网
下一篇:返回列表
一些中国姓氏的人口数量超过了国家
中国的铁路网络跨越13.1万公里
紫禁城让人们感受到更多的呼吸空间
地区推出政策,帮助父母独自生活
工匠在越南的Yen Son制作瓷鼓